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直言不讳

[实话实说]

 
 
 

日志

 
 
关于我

淡泊名利,随遇而安,善待他人,善待自己,闲暇之余,爱好读书,学着写写,自娱自乐。

网易考拉推荐

山 魂  

2010-01-11 15:13:1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钟书记在离县城60多公里外的青山乡工作。

青山乡是一个山区乡,地处“V”字形狭长的峡谷中,两边是山,谷底是一条十多米宽的河流,沿山脚左侧有一条七、八米宽的公路。该乡辖区面积180平方公里,常住人口12000余人。该乡山峦绵延,主峰海拔3066米,山清水秀,气候宜人。是避暑、休闲、游玩的好去处。区内有大熊猫、金丝猴、银杏、珙桐等珍稀动植物;有形态各异的瀑布、海子;有独具魅力的日出、云海、佛光及万亩野生高山杜鹃;有古栈道、名特小吃街、古香古色的老街、浓郁民族特色的羌藏艺术宫等精品景点,让游客流连忘返。

钟书记是地地道道的青山乡人,他深爱自己的家乡。12年前,他大学毕业后被安置到县级机关工作。5年后他结了婚,在县城安了家。不久被选拔到广红乡工作,任党委副书记,一干就是4年。后来又被调到地处偏僻的青山乡任党委书记。乡上工作千头万绪,特别是当了一把手后,要操心的事情更多,他总感到时间不够用。

5月12日,钟书记到县城办事,中午推掉了单位的宴请,说是要回久别的家里去看一看。

钟书记的妻子张敏听说钟书记要回来,非常高兴,特意向单位领导请了假。迅速上街采购了许多钟书记平时爱吃的食品,回到家顾不上休息,马上动手精心制作。一道道菜,很快就被端上餐桌。

钟书记一进家门,就闻到了满屋的菜香味,公文包往沙发上一扔,换上拖鞋,快步走到餐桌前,迫不急待地用手拿起一块油炸带鱼就往嘴里送。

“嗨!你老大不小的了,怎么还是改不了,饭前要洗手!”张敏从厨房走了出来,故作生气地嗔怪道。

6岁的女儿从张敏身后一下子冒了出来,挥着小手,向钟书记奔跑过来。钟书记喜笑颜开,手在身上一擦,马上弯腰,展开双臂一下子将女儿抱在怀里。

“爸爸!爸爸!”女儿甜滋滋地喊着钟书记。

“哈哈!女儿好乖,想死老爸了!”钟书记兴高采烈地在女儿脸上亲了又亲。

女儿“咯咯咯”的笑个不停。突然,女儿停住了笑,一脸严肃地指着一旁的妈妈说道:“爸爸,还有妈妈!”

钟书记一愣,马上反应过来,深情地看着妻子,“哈哈哈!对对对!还有妈妈!”一伸手把妻子也揽入怀中,然后重重地在妻子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张敏的脸刷地一下红到了耳根,急忙从钟书记的怀中挣脱出来,不好意思地转身到酒柜去拿红酒和饮料,掩饰着自己的窘态。红酒和饮料拿来后放到餐桌上,她找来开瓶器打开瓶盖,拿起一个高脚杯倒上饮料递给女儿,随后在两个高脚杯内倒上红酒,一杯递给钟书记,一杯留给自己。笑咪咪地对女儿说道:“来,宝宝,我们一起举杯敬爸爸,祝他生日快乐!”

“啊!今天是爸爸的生日!太好了、太好了,来,祝爸爸生日快乐!爸爸干杯!”女儿高兴得手舞足蹈,拿着杯子要以钟书记碰杯。

钟书记高兴地举杯以女儿碰了一下杯,又同妻子碰了一下杯,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今天是我的生日,我都搞忘记了,谢谢老婆,也谢谢女儿,来,干杯!”

一家人围着餐桌,吃着、喝着、说着、笑着,温馨无比。

饭后,妻子忙着收拾碗筷,打扫厨房、餐厅的卫生;钟书记带着女儿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给女儿讲童话故事,陪着女儿嬉戏。不知不觉中,钟书记与女儿都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突然,钟书记一下惊醒了,昏昏沉沉中的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刚才晃动了一下。他心里犯起了嘀咕,身旁的女儿还在沉睡,没有人推动自己呀!“嗯呀,不好!地震了!”他“噌”地一下从沙发上跃了起来,一把抱起正在沙发上熟睡的女儿,大声对妻子呼喊道:“老婆,地震了,快跑!”一个箭步冲到门前,迅速打开房门,“飕”的一下跑到了房屋外的空坝上,妻子紧随其后也冲了出来。一家人抱成一团,惊魂未定。

大地又开始颤抖起来,而且颤抖得更加剧烈,房屋、围墙摇晃得更加厉害,人顿时感到旋晕,站立不稳。钟书记连忙招呼妻子,“不好!地震又来了,快蹲下,抱住头!”

四处顿时响起垮塌声、坠落声、惊叫声、呼救声,不绝于耳连成一片。到处灰尘弥漫,呛得人喘气都困难,美丽的城市一瞬间笼罩在恐惧之中。

不一会,大地停止了颤动,钟书记抬头四处一看,心头不禁为之一震。眼前的景象让他吃惊,周围已经是残垣断壁,废墟一片。他连忙摸出手机以乡上联系,连拨几个人的手机均无法接通,忙又改打座机,仍然还是打不通,心里顿时慌了。他马上把女儿塞给妻子,急切地说道:“对不起,我得立即回青山乡,保重,照顾好孩子!”

张敏知道,这个时候要留住他,完全是徒劳的,以他的个性和为人,现在就是用十头牛也休想把他拉回头。她紧紧地抱着女儿,眼里噙着泪水对钟书记点了点头,“家里,你就放心,你也要好好保重,我和女儿在等着你回来!”

钟书记起身点了点头,拭去溢出的泪水,义无反顾地一转身走了。很快就从妻子、女儿的视线中消失。

一路上,钟书记凝望着车窗外不断闪过的被损毁房屋、慌乱无助的人群,神情凝重,默默无言。车子越接近青山乡,建筑物的损毁程度就越大,受伤的人更多,凄惨地哭喊声铺天盖地,钟书记的心揪得更紧。他多次催促司机,“开快点、再开快点!”

车子行到山脚下,“嘎吱”一声停住了。

钟书记下车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上山的路,不是堆满了滑坡的泥石,就是已经塌陷河中。通讯中断,道路又不通,青山乡上万名的乡亲生死不明,怎么办?钟书记心急如焚,知道这个时候必须当机立断,时间就是生命啊!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选择,决定徒步穿越高山峻岭回青山乡。

他是土生土长的山里人,知道要走的山路是一条险象环生的生死路。但他顾不得那么多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前面就是刀山火海也要去闯,要尽快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以受灾群众同生死,共患难,心中才会安心踏实!

钟书记谢绝了好心人的劝阻,找了一根木棍,孤身一人开始徒步上山。路越走越陡峭,山路上乱石七零八落,裂缝随处可见,外侧是深达数百米的悬崖。大面积的滑坡,使脚下的乱石与草丛中的“路”异常松软不易站稳,稍有不慎,便有可能滑下山崖。一路上穿密林、钻草丛,实在过不去,就用手中的木棍边开路边行进。下坡时,就像小孩子坐梭梭板一样,不由自主地直往下滑,还得时时留意着山上随时可能滚下的飞石。攀越高山,手脚并用,一步步艰难地往上爬;跨过溪流,走绝壁,身体紧贴石壁,屏住呼吸,一步步试探着往前挪动。汗水湿透衣襟,荆棘划破手脚,忍饥耐渴穿越了一座座高山峻岭。他凭着顽强的毅力,硬是在陡峭的高山峡谷中走出一条路来。

当疲惫不堪的钟书记出现在受灾群众的面前时,人就像从泥土里钻出来似的,满身泥巴,走路一瘸一拐,脸上、手上血迹斑斑,身上衣衫褴褛。受灾群众看了好一阵,才有人惊呼道,“是钟书记,钟书记回来了!”

受灾群众一听,“呼啦”一下子围了上来。大家好像在黑暗中看到了灯光一样,恐惧、慌乱一扫而光,仿佛一下子有了依靠,心里充满了希望。

“钟书记,我家的房子垮了,猪牛也砸死了,今后怎么生活呀?”

“钟书记,我儿子还在矿井下,生死不明,怎么办?”

“钟书记,我的父母被埋在废墟下,房梁、水泥板太重搬不动,没法抢救,怎么办?”

大家七嘴八舌向他们的主心骨吐诉着心中的忧虑,期盼着钟书记能够施展神通给自己希望。看着片片废墟,听着乡亲们声声带血、悲怆的哭诉,钟书记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他知道自己没有三头六臂,必须马上把大家组织起来自救。他一边安抚群众,一边紧急部署抗震救灾工作。他把党员和青壮年召集一起组成抢险突击队,全面搜救被困群众;他把乡、村、组干部组织起来,分成医疗救治组、安全保卫组、后勤保障组、信息联络组,立即开展工作。

一切安顿停当后,钟书记仍然不放心,顾不上休息,顾不上年迈的父母,又马不停蹄地在废墟与乱石间穿行,检查、组织、指挥抗震救灾工作。他迅速把涌到场镇的8000多名受灾群众转移到开阔的安全地带,组织人员搭建简易抗震棚,以村、场镇为单位划分管理区域,明确了负责人;他迅速将场镇所有能够集中的食品、饮用水、药品等集中起来,实行统一管理,定额配送,维护受灾群众的基本需要;他指挥抢险突击队搜救被埋人员,不放过任何一点救人的机会,用嘶哑的嗓子不停地呼喊着,多次不顾个人安危,冲进摇摇欲坠的屋内抢救群众;他眼含热泪地对一批批遇难人员的遗体和死亡禽畜进行无害化处理后,全部采取深埋。

连日来,钟书记基本上没有休息,顶烈日抗风雨,披星戴月不分昼夜地四处奔波。困了打个盹,饿了喝一碗稀饭。人显得又黑又瘦,脸、手臂脱了一层又一层的皮,嗓子也嘶哑了。乡亲们心痛地劝他多休息休息,他两眼布满了血丝,嘶哑着说道:“你们一天安顿不好,我一天睡不下,你们一天没有脱离危险,我一天睡不着呀!”

乡亲们看着蓬头垢面、胡子拉碴的钟书记,心痛的哭了。

青山乡的抗震救灾开始由无序走向有序,由慌乱走向镇静。受灾群众开始走出灾难阴影,走向阳光,虽然忧伤仍在脸上,但却多了几分坚定。

五天时间过去了,钟书记看到食品、饮用水、药品都开始告急,顿时心急如焚,皱紧了眉头。暗自思忖,请求救援派去送信的三批人,难道都没有把信送到县指挥部?

“轰隆隆!”远处传来一阵阵轰鸣声,很快就有两架直升飞机出现在头顶。钟书记一下子看到了希望,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回了位,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受灾群众欢呼雀跃,奔走相告,“亲人解放军来了,我们有救了!”。

直升飞机送来了食品、饮用水、药品。返回时,运走了一批重伤员。

不久,1000多人的救援部队抵达青山乡,迅速展开拉网式搜救,医治受伤群众,进行消毒防疫,组织被困群众转移……一切在有条不紊中进行。

钟书记看在眼里,喜在心上,脸上露出了笑容,大大地舒了一口气。他笑咪咪地对身旁的人说道:“这下好了,我可以向党和人民交待了!”话刚一说完,身子一偏就往下倒。身旁的干部群众慌忙把他扶住,慢慢地把他平放在一张折叠床上。

看着人事不省的钟书记,人们焦急地大声喊道:“李医生快来,看看钟书记怎么了?!”

一些群众站在一旁抽泣着,不停地抹眼泪。

李医生迅速跑了过来,对钟书记作了一番检查后,直起身抹了一把泪,哽咽着说道:“钟书记走了!”

“什么?”大家非常吃惊,瞪大了双眼。完全不敢相信年仅三十多岁、精力充沛的钟书记,在希望出现的时候,却悄然无声地走了,没有留下一句遗言。留下的是心爱的妻子和活泼可爱的女儿,留下的是青山乡群众无限的怀念。

“钟书记,你不能走啊!”大家齐声呼唤着他们心中爱戴的好书记。乡亲们悲痛欲绝地停住了转移的脚步,不愿意离开他们的钟书记。

乡党委李副书记、乡长一看急了,激动地高声喊道:“乡亲们啊!走吧!如果你们有个什么闪失,我怎么对得起九泉之下的钟书记啊!钟书记太劳累了,就让他安安静静、好好地休息吧!”

“呜!呜!呜!”大家哭泣着,向钟书记深深地鞠了三个躬,然后散在一旁,或坐、或站,脸上挂着泪花。不管乡干部怎么劝说,大家就是不愿离开。

乡党委李副书记、乡长心想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决定把钟书记的遗体也抬出山外。他把这个决定一说,马上获得响应,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呼啦”一下齐刷刷地站在他的面前。

“让我们来抬,我们就是爬,也要把钟书记的遗体送出去!”一个青年铿锵有力地说道。

“对,我们来抬!”大家纷纷要求参加。

乡党委李副书记、乡长抬手止住了大家,抑制住即将涌出的泪水,扫了一眼密密麻麻的人群,用手点了8个年青力壮的小伙子。把他们集中到一起后,十分严肃地对他们说道:“钟书记就交给你们护送,决不允许有任何闪失!”

“慢!”大家寻声一看,是前来救援的县政府周副县长,立刻让出一条路来。周副县长走到乡党委李副书记、乡长面前,环视了大家一眼,“按照抗震救灾指挥部的规定,遗体只能就地进行火化或者以其他遇难者的遗体一起进行消毒深埋处理。”

乡上的干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正准备上前动手时。人群中走出一名中年男子,站在钟书记前面,一举手拦住了乡干部,“不行,我们要将钟书记单独掩埋,为他修坟立碑!”

这声音一喊出,立即得到在场乡干部、受灾群众的响应,大家手挽手将钟书记的遗体围住。不论怎么劝说,就是不愿意让人将钟书记的遗体抬走,纷纷向周副县长求情。

周副县长十分为难,看着满怀深情的人们,动了恻隐之心。他马上同救援部队、卫生防疫的领导商量,最后同意了大家的要求。

大家立即七脚八手忙开了,有人默默开始为钟书记擦洗,整理仪容;有人找来床单轻轻地盖在钟书记身上;卫生防疫忙着喷洒消毒液。眼看一切就绪,人们却傻眼了。按照当地的风俗,土葬必须用棺材。然而,在当地,只有老年人才可能提前为自己准备棺材,而且是不能交与他人使用的,否则,其后代将会永远倒霉。何况此时此刻,就是有,也在废墟里。大家一时没有了主意,焦急万分。

“你、你、你……你们几个赶快去把我的棺材抬来。”大家一看是年过七旬的罗大爷,用手指点着几个年轻人。

几个年轻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处置。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罗大爷一脸怒气,高声吼道。

几个年轻人立即起身向罗大爷家跑去。罗大爷家的房屋还好,没有垮塌,几个年轻人推门进出,把棺材抬了出来。有人从废墟中扒出四五米下葬必须用的红布和一些香、蜡、钱纸、鞭炮,大家都聚集在钟书记的灵柩旁。

一切准备就绪,出殡开始,8名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抬起灵柩缓缓地向崎岖的山腰进发,后面跟着长长的送行队伍。

队伍走到三分之二路程的时候,上山的道路更加崎岖,一个人就是空着两手行走都很难,更何况8名年轻人还要抬着灵柩,就显得异常困难。而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在出殡的过程中,如果灵柩落地,就是对死者的最大不尊重。为了不让灵柩落地,8名年轻人干脆扔掉杠子,全部用手捧着灵柩慢慢艰难而行。沉重的棺材把8名年轻人的手磨出了血泡,但是没有一个人吭声。经过半个小时的跋涉,灵柩终于被送到了墓地,大家小心翼翼地将灵柩放入坑内,然后一铲铲、一捧捧土撒向灵柩。一座坟很快就形成,坟头插上一块木头制成的碑,上面写着青山乡党委书记钟xx永垂不朽!

有人点燃了香、蜡、钱纸和鞭炮。大家肃立在钟书记墓前,深深地鞠了三个躬,异口同声地呼喊道:“钟书记,安息吧!”声音在青山乡上空久久回荡……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